LNFWQL

神堕 7

#疯狂产出

#脑洞开太大后面几章可能...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#zr逃亡失败后的故事,结局he(?)

#祝食用愉快qwq



        扛着镰刀的男人站在街角,在他身后不远处,金发的女生正挥舞着匕首。话说为什么我非要在这里放风不可啊...反正她又看不见我...算了,不就是想把我支开吗?不跟小鬼计较。男人朝那边望了一眼,叹了口气。不过,她这次也太慢了点吧?


        此时Ray正把一个男人抵在墙壁上,对方身手不错,如果不是没有携带什么锋利的东西的话,恐怕这个情景会完全反过来。结束了...终于让男人把后背对着她,Ray高举手中的匕首。虽然还不想让你死的那么快,但是没什么时间了...用力将手中的匕首向下刺去,刚要碰到那人的背时,“你...是十年前那个和杀人鬼在一起的小女孩吧?”Ray右手使劲一拉,硬生生改变了匕首的轨迹,刺入了一旁的墙壁里。“是吗?看来猜对了啊...”可能是听见了破空的声音,但是匕首迟迟没有落到自己的背上,男人也猜到了些什么。


        “不过那个杀人鬼也真是傻不是吗?明明是个杀人鬼学什么舍己为人?搞得我当时都不好意思开枪了呢。”开枪?脑子里突然涌现出十年前那天晚上,逆着灯光看到的男人的面容,再看看自己面前这个人,虽然脸上多了些许皱纹,但是...很明显是同一个人。虽然自己找到了当年参与这件事的名单,但是并不知道谁是谁...所以...“那个杀人鬼是叫...是叫Issac对吧?可惜没能把他活着带回去,当时尸体带回去时,也只有脸还勉强认得出,毕竟裹了那么多绷带...”男人突然停了一下,然后语调一转,“不过上级一直要让我们抓活的,那天我开枪的决定,还真是草率啊...”什么?之前找到的资料上的备注,原来是这个意思吗?“不过人渣就该死,不是吗?小妹妹?”男人突然向后踢,然后手上也开始剧烈挣扎,却被一刀刺进了心脏。“是社会渣滓不是吗?”闭嘴,闭嘴...“这样的人,早就该死了!”闭嘴!!!Ray不断举起匕首,即使鲜血溅到脸上也毫不在意。“...渣...滓...”还说???Ray眼里寒光一闪,匕首刺下去的那一刻,手被人抓住了。


       “够了,他已经死了。”虽然知道她听不见,男人还是忍不住开口。Ray的脸上沾着几滴鲜血,在白暂的皮肤上格外引人瞩目。男人拍拍她的右肩膀,然后那她强制转了过去,刚才Ray 凝神杀人时没有注意,现在一停下来,倒是听见了隐约的脚步声。看来今天是没有办法处理了呢...算了,先撤吧。“谢谢。”然后Ray就转头跑走了。看着女生的背影消失在墙角,男人的视线转移回眼前的尸体上,尸体上遍布刀伤,背上几乎没有什么完好的地方,这个家伙究竟是哪里惹到她了...会变得这么不冷静还真是意外啊...她应该逃掉了,先把任务完成吧。然后用镰刀把死掉的人的灵魂和他的怨气收集起来,男人并没有立马去追Ray,而是消失在了原地。


      跑着跑着,有水滴到了脸上。Ray伸手把水滴从脸上抹下来,然后抬头向天上望去,下雨了吗...那刚好。正这么想着的时候,雨渐渐大了,雨滴落在Ray的脸上,洗去了血迹。到十字路口的时候,Ray的脚步略微迟疑了。算了,反正现在回去的话太明显了,最近也是要去那里的...那就提前一点吧...然后踏上了另一条路。


        男人找到她的时候,她正蹲在墓园的地上,面前对着一个石碑。Ray就那样静静地看着,一句话也不说,任由雨水从天而降,浑身湿透。zack...深吸一口气,Ray把自己的脸埋入手臂里。看着Ray微微颤抖的身子,男人有些差异,她哭了吗...走近以后男人才发现,石碑上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日期。z-a-c-k 这是谁的名字?是zack的吗…视线渐渐下移,看见下面的日期,男人愣了一下,好像已过了很久了啊...而且这个年份意外的眼熟。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墓碑,虽然有些简陋,但是意外的很工整。究竟是为什么对她有着这么大的影响力啊...分明已经过去很久了,不是吗?但是这样下去绝对会感冒的...


       感受到雨滴打到自己身上的次数的减少,Ray并没有抬头,谢谢...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中滑落,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好。


       漫天的雨幕中,是两个人相伴的身影。

神堕 6

#疑似高产

#zr逃亡失败后的故事,结局he(?)

#祝食用愉快

#备忘录复制的,字体大小...QAQ


        蜡烛、纸、笔...


        男人饶有兴味的站在柜子旁,抱臂看着Ray的动作。嗯,应该都齐了。Ray抬头看了一眼时间,还差几分钟十二点。先把蜡烛放在桌上,旁边放好写满字母的纸,Ray仔细地回忆着书上写的步骤。时钟的滴答声在房间里回响,很快,时钟敲响了十二下,午夜十二点了。


         Ray先把桌上的蜡烛点燃,然后拿过另一支就着之前那支的火,点燃后走到了房间门口。啪 她把灯关上了,蜡烛的火光在黑暗中描绘出她脸的轮廓,火光映在蓝色的眸子里,竟显得有些妖冶。蜡烛开始像哭泣一般流泪,她在桌旁坐下了,面对着对面的空椅子,然后拿起了笔。


         “如果你在的话,就请过来坐吧。”男人抬起头,在房间内扫视了一周。果然,用这种方式是无法招来灵魂的。然后在Ray看不见的地方,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,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。对面的木椅传来轻微的响声,Ray知道,他来了。然后下一秒手上就传来了被扣住的感觉,这次Ray蓝色很清楚,手上绝对没有任何东西。她轻轻地移了移,把笔立起来然后移到了纸的中央。对方并没有阻拦她,很轻松的便完成了。然后就陷入了暂时的沉默。


        思考了片刻后,Ray开口了,“为什么要跟着我?”她感觉到对面那个东西好像愣了一下,然后,笔并没有动。男人听到问题后愣了一秒,第一次觉得不会写字是个破事儿,并没有移动笔。既然已经来了,为什么不说呢?Ray略微皱了皱眉,然后继续问。“你跟着我是因为我快要死了吗?”笔在纸上划动了,打了一个“x”。既然不是不回答问题,那为什么最先开始那个问题不回答...面前的女生及其认真的凝视着自己,虽然在她看来眼前应该是一片虚空。那双蓝色的眸子从黑暗中显现出来,在寂静的夜里更令人感觉到死寂。


        “你...是不是不会写字?”虽然Ray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她握紧了笔的手,毫无疑问地告诉了男人她的情绪波动。男人在纸上打了个勾。看着自己的手被拉着在纸上划过痕迹,果然是这样...但是这样的话很多问题就没有办法问了...zack...也不会写字啊…“你是zack吗?”虽然知道结果,但...还是想问问啊……纸上出现了一个问号,是问zack是谁吗?果然...虽然已经知道不可能,但是在心底某处抱有的一丝隐秘的幻想还是破灭了。男人看着对方像是无奈的笑了一下,然后手上的力便放松了。zack...对她来说很重要吗?难道是恋人之类的?听起来像是男人的名字。


        “zack是我的救赎。”Ray的声音放得很轻,头微微低着,看不清她的脸,从中竟透出些温柔的味道。男人有些沉默,虽然Ray从未听到过他的声音。有一瞬间竟然从这家伙身上感觉到浓浓的哀伤啊...明明还是个小鬼,到底经历过什么啊?Ray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胡乱的带动,感觉到对方好像是想要写些什么,但是又无从下笔。稍稍整理了一下情绪,把脑海里的回忆抛开,算了,Ray暗暗对自己说,就到此为止吧。


        “...你,会妨碍我吗?”有杀气啊...虽然对方问这个问题的口气并没有什么不同,但是男人明显感觉到从对方身上散发的“如果答案不对,就杀了你啊”的气息,稍微...有点想逗逗她啊...男人勾了勾嘴角,带着Ray的手往下划,然后直接勾了上去。自己的手在纸上划出勾的痕迹,Ray盯着那黑色的勾,是吗...果然是来妨碍我的吗…


        那些妨碍我的...只要—都杀掉就好了啊?虽然说这家伙已经死了,但是...对方的眼神彻底暗了下来。喂,有些微的不妙啊...算了,不逗她了。然后,Ray感觉到自己的手在打完勾之后,调皮的顿了一下,接着又在上面打了一个勾。“x”吗...她愣愣的看着白纸上那个怪异的叉,有些出神。这种岔开话题的方法,还真是像那家伙呢…想到那个暴躁的家伙,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了一抹温暖的弧度。“那以后,就请多指教了。”男人看着对面女生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的微笑,真是,变脸比翻书还快啊...不过这家伙笑起来,还真是挺好看的嘛...自己也不自觉的笑了。再次在纸上划下勾,“嗯。”


       桌上的烛光闪烁着,照亮了两人紧握着的手,跨越了生死和十年的时光,它们终于再次交握在了一起。时钟的滴答声仍旧没有停歇,把他们一点一点地,卷入无法预知的未来。

神堕 5

#上学了码字缓慢qwq

#持续中二

#zr逃跑失败后的故事,结局he(?)

     


        警笛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。“看来是被围剿了...Ray,怎么办?”破败的民居里,带着兜帽的男人靠着墙紧盯着门外,一旁的金发少女在地上用石子不知道是在画些什么。该死...那边堵死了...这边也是...伴随着最后一个叉落下,Ray的脸色愈发凝重。“只有一个出口了吗?”“嗯。”“好,那我们现在就去吧。”“zack?”“时间拖的越长对我们越不利,不是吗?快点走吧!”“嗯!”Ray环顾了一下四周,确认没有什么东西落下以后,两个人一起悄悄的摸出了门。


       今晚的夜格外的静,虽然黑夜平时让人觉得恐慌,但是现在黑漆漆的夜色却让人无比的安心。一路上都很顺利,顺利的让两人感到有些奇怪。Ray看见zack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,但是他却什么都没说。周围实在是太安静了,Ray听得到自己的心跳渐渐加快,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在其中。两人很快就经过了这条路上最容易暴露的路口,本应该是松了一口气,但是心跳愈发狂乱了,Ray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,把手伸进口袋里,紧紧的握住了匕首。


       还差最后一个路口了!不知道为什么zack的脚步好像突然减慢了,不安,在 Ray的心头扩大。前方的路依旧黑漆漆的,zack的脚步声清晰的传到耳边,手上不自觉地用力。当脚迈上柏油路的那一刻,不详的预感,终于应验了。刺目的灯光从身后传来,“抓到你们了!”zack上前一步,把Ray挡在后面,“怎么样,你有办法吗?”耳边传来zack小声询问的声音,Ray扫视了一圈周围,目光所及之处全是持枪的警员。“对不起。”“我想也是...呵,这么多人,真是看得起我们。”“你们两聊完了吗?真是不把警察放在眼啊。”“啧。”zack很明显对对方不屑一顾,“你们的效率真的是太高了。”Ray轻轻的向旁边挪了一点,光线太过刺目,她微微眯了眯眼,眼神擦过zack的背影,她如愿看见了那个男人的脸。


       “死到临头还嘴硬?”“呵,你可别让到嘴的鸭子又飞了。”虽然耳边传来的zack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嚣张,但是Ray很明显的感受到,他的身体已经绷直了。zack也明白的吧…现在这个情况...不过能和zack一起去死,是件很高兴的事呢。“zack,”Ray上前一步拽了拽zack的衣角,“怎么了?”“能和zack一起去死,我很高兴。”“都这个时候了还说什么这么令人恶心的话!”“已经跑不掉了,zack也明白的吧...”...... zack沉默了,周围的空气越发凝重,让人有些喘不过气。


        “怎么不说话了,认命了吗?”“.............嗯。”zack伸出双手,微微朝前迈了一步,一副顺从的样子,对面的男人挥了挥手,周围的警员就把枪放下了,“早点这样不就好了?非要被逼成这样才服从。来人,把手铐给他铐上。”zack的头微微低着,就在那个警员要把手铐给他铐上的那一刻,意外发生了。


        怎么了?Ray的目光被zack的背影阻挡,看不见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是传来肉体与地面接触的闷响,以及身体的突然腾空,她立刻就明白了。果然,zack就是zack啊...“再见了蠢货!”“可恶!!!......”耳边的风声模糊了身后传来的声音,Ray靠在zack的身上,耳边传来zack有力的心跳声。“没关系的zack,能和你死在一起我很开心。”“果然这话让人越听越恶心!听着Ray,是我把你从大楼里救出来的,所以你的生死,只有我才能决定!”


身后传来了脚步声,追上来了吗...紧接着是子弹破空的声音。脸上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淌过,Ray动了动脑袋想看看是什么,却被zack一把按进怀里,“别乱动。”“嗯。”不知道跑到了哪里,zack把Ray放了下来,ray打量了一下四周,是一条死路。zack背对着她,看不见他的脸。手电筒的亮光再一次照在身上,“又见面了?”“听好了Ray,这些话我只说一遍。”“嗯。zack?”“有权利结束你的生命的人只有我,所以,别被这群人杀掉了。”“真是无趣啊...但是既然这样...”隐隐约约传来远处那个男人的声音,Ray并没有听清,耳边响彻的全是zack的话语,“所以,”身体再次腾空,“对不起,誓言...还是要你一个人背负了...”“开枪!”不!!!zack的脸上带着她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,但是...血...好多血...到处都是血...血在zack的脸上蜿蜒,眼角的余光似是瞥到了男人脸上嘲讽的笑容,不要....不要...


        不要!!!!!!


         哈...哈...哈...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墙壁,又梦到这一幕了...略微有些怔愣,耳边传来了雨声。Ray把头转过去,看见大开的窗子和扬起的窗帘,眼神黯了黯。穿好衣服下了床,Ray搬了把椅子坐在窗边,静静地看着闪电狰狞的划破夜空,耳边,是雷声的轰鸣。


        今晚,又是一个不眠夜啊...


        扛着镰刀的男人站在Ray的房间门口,看见有光亮从Ray的脸颊边一闪而过。应该是自己看错了吧…像她这样的人,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流泪呢…右手不知为什么握紧了镰刀,男人走了进去,朝Ray望了一眼。不知为什么感觉这件事对自己很重要啊…视线所及之处,她微红的眼眶让男人一愣,虽然脸上仍旧是挂着那副表情。算了...我就陪你一晚上吧。然后坐在了她旁边的地上。


        月光从窗口倾斜下来,最终只映照出了一个人的影子。

推书:二十四个比利系列

        #随笔

        #n刷后过于激动的产物

        #超真诚的推书


         初读二十四个比利,是因为对多重人格很感兴趣,年少的我们总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狂热。但是翻开这本书的那一刻,我从未想过面对着我的会是这样的故事。

         故事的开头是比利因为犯了强奸罪被逮捕,但是在后续的了解下,人们开始逐渐发现他的多重人格。但是在那样的年代,又有多少人会相信?这本书所写的,正是一个真实的,二十四个灵魂一起挣扎的故事。刚开始看的时候,有些不寒而栗。多重人格好像就是很多个灵魂被拘束在了一个身体里,这种感觉有些令人恐惧。你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甚至不断的丢失时间。前一秒你还在学校,下一秒却在监狱。但是这本书却带着一种奇怪的魅力,正如文中的阿瑟所说—“你们已经开启了潘朵拉的宝盒了,我想你们应当将盖子全部打开才对。”里根、阿瑟、亚伦、汤姆、丹尼、戴维、克莉丝汀…虽然他们都使用着同一个身体,但是你能明显感受到,他们是不同的人。比利的童年太过于悲伤,他背负了无法承受的东西。扉页上的一句话—要是悲伤大到一个人无法承受,我就分别来承受。真的无比直击心灵,你能感觉到他的无奈,以及之后他所说的—我没有问题,我只是问题的一部分。整本书的描写都没有过于渲染,但是给人的震撼却是无与伦比的。无法去相信这本书是编纂的,每个人都太过于真实。正如子人格们强调的,他们都是活生生的“人”。比利只是想要普通甚至不是平凡,为什么就那么困难?在这本书中可以看见比利对人生的思考,我们经常说到的关于生命的话语,但是由他来说出却感觉......依旧是那样的简简单单的文字,却让人无端感觉到沉重。

最让我感动的是,虽然他们知道自己有问题,但是却仍想着对社会有所贡献。之所以会联系作者写这本书的初衷,也是想要帮助更多的人。他们不说谎,不伤害妇女儿童,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活下去,每个人都有完整的情感。即使是最冷酷的阿瑟,也会在好友离世时悲伤。二十四个比利的续集,是比利战争。你能看见他们的挣扎,是的,看见。二十四个灵魂的挣扎,为了生存想尽办法,为了朋友以及不公平的社会失控,他们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,活的那么的真实。最后的最后,二十四个人一起决定去死,阿瑟告诉小孩子们每个人死后都会有自己的大房子以及玩具。这样的事情,发生在他们身上却无比的庄严。但是人格融合却在死亡的胁迫下再次到来了,最终,他活了下去。

这是一部值得所有人看的书,我认为。大家没有理由不对他感到同情和悲伤,从他身上深刻的矛盾里,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缺失的或者是已经有了的东西,无论是美好抑或者是悲哀。

愿他能在没有痛苦的国度里好好活下去。


神堕(4)

#zack和ray逃亡失败后的故事
#结局he(?)
#无比中二且有角色死亡
#祝食用愉快qwq

距离那一夜已经过去几天了,不知道那天晚上有多少人听着警笛的声音彻夜未眠,但是警察很明显已经停止了对金发女子的筛查,在很多人还一头雾水的时候,他们就快速撤离了。这几天小镇上也没有有人失踪的消息传出,难得的悠闲时光。
抗着镰刀的男人站在教室后面,盯着前面顶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女生。这家伙平时真是与之前判若两人啊,自己也已经盯了她几天了,除了必要的动作,以及偶尔的集体活动,她竟然一直坐在位置上看书!只是每天晚上总是要在窗边坐一会儿,然后就标准的到点就睡...而且,那张死人脸竟然一点表情都没变过!除了偶尔扯起嘴角笑一下,她的同学都不觉得奇怪吗……男人皱紧了眉头,那这家伙究竟为什么要杀人?看上去不像是纯粹发泄...外表像天使,内心却是魔鬼啊。算了,这样才有趣不是吗?然后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。
Ray悄悄地抬起头,朝身后望了一眼,映入眼帘的只有雪白的墙壁。到底...有什么东西?把视线转移回书本上面,秀气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这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啊...
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,虽然说这几天住的地方周围埋伏了很多警察,但是那天晚上...绝对不是错觉。
下课铃声响了,窗外已是黄昏,放学了。Ray略微把书包理了理,利落的一挎就朝门外走去,今天倒是意外的没有慢吞吞的。一出了校门,学生就四散涌了出去。虽说是大学,但是在外租公寓居住的人数还是不少。
那天就是在这里...前方的小巷愈加近了,脚步微微减慢,Ray眯了眯眼睛,绝对不是错觉。前天晚上去图书馆查了资料,回家的有些晚,但是走到这里...就被人拍了肩膀,虽然当时立马回了头,但是什么都没有...究竟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?Ray低着头慢慢地走着,陷入了沉思。
喀嚓 被迫停止了脚步,Ray抬起了头,是两个工人正抬着一大块玻璃准备从她面前穿过,“不好意思啊小姐,不知道为什么这块玻璃突然碎了...真是不好意思。”“没关系。”不知道怎么回事玻璃突然碎了?那个东西现在在旁边吗?
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别人称作东西了的男人,站在玻璃的另一边。玻璃的裂纹上,依稀映出对面女生的脸,表情丝毫没有改变。什么嘛…那这样呢?男人露出恶劣的微笑,然后一拳轰在了玻璃上。
玻璃突然间在眼前碎裂,即使是Ray也有些始料未及,立马用手臂挡在眼睛前面,但是意外的并没有什么打在手臂上的感觉。“小...小姐!你没事吧?”耳边传来两个工人惊慌的声音,Ray把手臂放下,看见地上掉落在自己面前几厘米的玻璃碎片,再看看自己的手臂,并没有受伤。“我没事。先走了。”然后就不管不顾地离开了。“诶...诶诶?小姐你真的没关系吗?”真是冷漠啊。男人站在原地,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真不知道这世界上,还有什么东西能让她有情绪波动。
快步回到家,额头上已然是一层细密的冷汗。冷静,这世界上没有鬼,你是知道的,那些人要报仇的话,早来找你了。深吸了一口气,Ray进了房间拿出了那天晚上在图书馆借的书。幸亏当时留了个心眼。Ray把书翻开,快速地浏览了一下,但是全文几乎都是在介绍,并没有有什么实际用处的东西。微微皱起了眉头...找到了!虽然只是通讯手段,但应该也够了...反正,就今天看来那个东西没有恶意不是吗……
如果Ray看得到的话,她就会发现,那个“东西”其实现在就站在她旁边。男人很早以前就发现自己不识字了,所以此时他也没有凑上前去看女生到底在看什么,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封面。书的封面看上去很古老,黑色书皮的四周,纹上了金色的花纹。是想对我做些什么吗?果然,虽然看不见我,但还是感受到了啊。这么多年来的唯一一个活人...就好好让我看看,你想做什么吧。
拭 目 以 待。

神堕(3)

#zack和ray逃亡失败后的故事
#ooc严重请避雷
#脑洞突破天际qwq
哒...哒...哒... Ray紧贴在拐角处的墙壁上,微微侧头,身旁的影子一步步显现出全貌。来了。一个吸着烟的男人出现在了拐角处,“这是什么?”面前的地上有一张小纸条,男人深吸了一口香烟,然后蹲下去查看。
The hell welcomes you
什么?身后匕首的寒光一闪,下一秒,血溅了满地。这次速度要快了。Ray迅速蹲下,与上次不同的是,今天的她直接穿了校服。把男人的尸体大卸八块了以后,掏出了布袋把它装了进去,翻开了地上的一块石板,藏进了自己早己挖好的洞里。小巷那边隐隐约约传来了警笛的声音,Ray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,全身是血;这种出血量,身上没有伤还是不可信啊。然后她拿起了匕首,对准了自己。
“你没事吧?”警察一到现场,看见的就是满地的鲜血以及倒在血泊中的女孩。“还有呼吸,应该只是晕过去了。”“...嗯?”女孩的眼睛慢慢睁开了,然后看清眼前的人以后,眼睛里立刻盈满了泪水。“没事,别急,你慢慢说。”警察的声音在看见女孩的眼泪后,也下意识的变得柔和,“刚才发生过什么?”“刚...刚才有一个女人,在这边不知道在干些什么...我从这里回家...反应过来的时候...离那个女人已经很近了..然后我看见...”女生似乎很害怕,声音渐渐的哽咽了,但是她深吸了几口气,接着继续说,“她她面前...到处都是血...然后她就看见我了...”接下来的事情女孩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是她身上遍布的伤痕、破破烂烂的校服以及大块的血迹,无疑不彰显着这一点。“她...可能是因为听到警笛声了,所以没有来得及杀掉我...”女孩微微抬起头,月光下她的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血痕。很明显,按照女孩的话来讲,那个杀人鬼还没有逃的很远,警察们很快兵分两路,然后留下几个人和随行的医生。
“谢谢。”女孩露出了一个微笑,虽然在她苍白的脸上显得更像是硬生生挤出来的。“呵。”“不客气。”一声冷笑在几人身边响起,可医生像是全然没听到一般,继续为女孩处理着伤口。“可能有点痛,你忍耐一下。”“嗯。...嘶”女孩轻微的吸气声在黑暗的空间中被放大,夹杂着药物喷剂的声音。
装的可真是像啊。扛着镰刀的男人蹲在小巷的墙头上,嘴角扯出一抹冷笑。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了,怕是连我也会被骗过去吧?但是顶着那样的眼睛,说出这种话还让别人相信了...真是了不起啊,女人。男人的视线从上方落到了女孩的头顶上,女孩的身体微微地颤动的,虽然乍一看像是因为害怕带来的颤抖,但是看久了就会发现,其实更像是机械性的抖动。男人嘴角的那一抹弧度更大了,好像是临时起了什么念头,他坐下了。
下面的包扎也进入了尾声,女孩在医生的搀扶下勉勉强强的站了起来,“谢谢。”女孩有礼貌的道了声谢,“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“?”“你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脸吗?”“没有...我一直是背对着她再在跑...而且...这里没什么光真的看不太清...但是她的头发是金色的。”“好的。谢谢你的配合。需要我们送你回去吗?”“嗯......”女孩思考了一会儿,然后点了点头,警察联络了一下另外几对,然后几人和女孩就跟着离开了。男人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然后从墙上跳了下来,在刚才女孩坐的地方摸索了一下,果不其然,指尖传来的触感清晰地告诉他这里有一道裂痕。男人把黑烟聚集在了一起后,这一次,他并没有急着离开,而是就站在了那块石板旁。
稍微...等一下吧
又是如同那天一样的午夜,月亮渐渐被遮住了。有人来了。大概四十分钟后,一个戴着眼镜的黑发女人,踏着高跟鞋,拉着行李箱。男人有些惊异,然后略微打量了她几秒,看见对方眼睛的一瞬间,他笑了。伪装的挺好的嘛…Ray蹲下身子,把石板翻开,那边应该已经引开了,但是动作还是要快一点。把行李箱拉开,全是土。利索的把布袋拿出把洞填好,Ray把箱子拖起来,仔细的看了一下四周,没有人。看来是自己神经太紧张产生的错觉吧…然后拉着箱子离开了。
男人并没有什么动作,就静静地看着Ray转移尸体然后离开,然后跟了上去。
Ray冷静地走着,一路上都没有碰见警察,不知是不是因为运气。警笛的声音从远处传来。小巷里的一个垃圾桶被打翻了,垃圾随意散落着,装作不经意的在路过的时候扫视了一眼,果然,金色的假发已经不见了。看来计划顺利完成了。Ray继续拖着行李箱往前走着,身后的影子拖的很长。快要黎明了,云层缝隙间漏出的光芒从前方倾泻下来,扛着镰刀的男人跟着前面的人,默默行着。就像是很久以前,在遥远时光中的那样。
夜很长,但是——天总会亮。

神堕(2)

#慎入 zr逃亡失败后的故事
#全篇玻璃渣满目ooc qwq
#脑洞突破天际
女人回到家里,耳边只有钟表的滴答声。她并没有开灯,静静地坐在黑暗里。时钟敲过三下的时候,从窗外渗透进一丝微光。女人仰头,光线下眼底似是有暗潮涌动。该睡了。女人缓缓起身,走进了里面的房间。仍旧没开灯,惨白的光映在木质的地板上,随着女人的走动发出咯吱的声响。
清晨,学校里。
Ray独自坐在最后一排,翻开书本安静地记着笔记。快要下课时老师的粉笔在黑板上重重地一顿,“同学们最近不要太晚出门,就算晚上出去,切记不要单独行动。好了,下课。”高跟鞋的脆响伴随着下课的铃声,消失在了教室门口。虽然这里是个小镇,但是消息却传得很快,再加上失踪的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。学校公告栏上一大早就张贴上了报告。
“你们听说了么?据说是一个金发的女人干的啊。”“真的啊?”“说是有人看见他和一个金发女郎一起出去了,然后就没回来了。”“是吗...”看来,昨天晚上还是过于心急了,但是机会来了也没有不去抓住的理由...Ray微微抬起头,朝那边正在谈论的同学望了一眼,但是就算是这样,那群蠢蛋应该也不会查到我的身上。圆珠笔在白暂的指尖上转动,算了,那下次就给他们演一场吧,说起来,那个人也要回来了...
放心,你们,很快就能相见了。
下节是户外课,教室里很快就空无一人。等教室里的人只剩下零星几个时,Ray慢悠悠的出去了。风在教室中穿行,书页翻动的沙沙声显得格外清晰,一道黑色的划痕在其中张牙舞爪。
下午第一节课刚上课不久,学校就广播了一则紧急通知。“请所有金色长发的同学到学校二楼会议室集合。”Ray停下了手中的笔,这速度,真是始料未及。是动真格了吗...教室里很快就吵闹了起来,毕竟这是学校第一次占用上课时间播报紧急通知。紧接着有老师把金色长发的女生挨个点出去,带到了会议室。
这群家伙速度还真够快的,Ray四处张望了一下,除了临时把椅子都排列到一起,其他地方没什么两样。但是看起来也没有特别严格。“这位同学你坐这里。”“好。”Ray顺从的坐了过去。排查了所有的金发女人,最后怀疑到学生身上来了吗?“Ray。”“好的马上进来。”
进了房间,里面只有一张桌子,桌子的那一边坐着一个警察。“坐。”警察指着那把空椅子,Ray微微低头顺从的坐下,眼里闪过一道亮光,没有监控器,没有携带武器。警察并没有忙着开始审问,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点在桌上,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,空气越发显得凝重,Ray的脸上也开始渐渐的带了几分焦躁。大概是觉得时机差不多了,警察开口了。“你昨天晚上在哪里?”“我放学之后就直接回家了。”“就你一个人?”“嗯。”“你知道最近突发的连环杀人案吗?”“...知道。”“经过调查,你曾经在被害者最后出现的酒吧里打过工。”“是......是的。”“你之前有见过他吗?”“我...没见过。”警察在询问的时候仔细盯着Ray的脸,她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恐惧。反正这个人也是学校极力担保的对象,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。“好的,你可以出去了,谢谢你的配合。”“好...好的。”女生惶恐不安的神色略微安定了一些,然后快步出了门。
总算是引起重视了吗?虽然比计划上提前了一点,但也算是在还可以接受的范围内。快步走过会议室出门后的拐角,Ray的脚步就放慢了下来。虽然当初是因为伪装才来上学的,但不得不说,学生的身份还是挺好用的。学校自然会担保学习成绩好的学生,而且“Ray”就是一个安静内向的女生,没有什么朋友但是与别人也没有什么过节。人设之后还有用,现在还不能抛弃。
看来,演出要提前了。
我不会放过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。

神堕(1)

#zack与Ray逃亡失败后的故事,大概有十一个小部分
#全篇致郁向,有角色死亡及流血。
#结局he(?)
#ooc严重,私设超多请避雷
#祝食用愉快

你还有什么愿望吗?
啧,有又怎么样?
付出全部的记忆,你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了。
———“无论是什么”

为什么...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?
嘶—头好疼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自称是神的女人开口了,脸上带着虚幻的微笑,
“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,祝你好运。”
下一秒,世界便坠入黑暗。

略有些偏远的小镇上,夜幕四合;只有酒吧的霓虹灯还彻夜的亮着。狂放的音乐在夜空中响彻,一层薄薄的玻璃丝毫没有阻断从中蔓延出的糜烂。仿佛像是欲语还休,红绿色的灯光闪烁间,被染上了一层迷离。
扛着巨大镰刀的男人,靠在酒吧对面小巷的墙壁上,戴着黑色的兜帽,脸被阴影遮住了,透着格格不入的气息。街上还稀疏的剩着一两个行人,旁若无睹的从他的身旁路过,他们的影子穿过了男人的身体,丝毫没有模糊的映在了墙上。月亮出来了,地上没有影子。男人的手里上下颠着一颗小石子,好像是在等待什么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四周的一切越发静了。抛石头的节奏丝毫未乱,仿佛在计算着时间。
午夜的脚步很快就静了,更显的酒吧轰鸣;酒吧里的人声散了一些,光影却越发斑驳了。一个男人拥着一个金发的女人出来了,“来,宝贝儿,这里不错吧?”男人的脚步有些虚浮,旁边的女人脚步虽然也紊乱,但却踩的很稳。“谢谢哥体贴,人家在里面害羞~”一声娇滴滴女声传来。啧。石头的抛动停下来,男人缓缓站起身,融进了身后的阴影。
“来吧,小美人儿,让哥哥好好宠幸你一下。”走到街角,映入男人眼帘的是那千篇一律的画面。一身横肉的男人把金发的女人压在墙上,女人的脸被阴影遮住了,依旧看不见。看这个样子,应该很快了吧...男人沉默的继续靠在墙壁上,不再去看那副画面。粗喘声从巷子里传来,还伴随着布料被撕碎的声音。“别急嘛,先让人家好好来伺候你一下~”娇滴滴的声音并没有想象中的动听甚至还令人有些恶心,男人向前迈了一步,转身准备走出小巷,然后,身形凝滞了。
身后的粗喘声消失了,空气中漂浮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,然后传来一声闷响,好像有什么东西滑落在了地上。男人微微侧过头去,金发的女人背对着他,手上戴着的白手套已经染成了红色。呵。男人好像是勾起了一抹笑,转过去抱着手臂,好整以暇的看着女人。金发的女人熟练的从男人的口袋里翻出了钱放在一旁,把手扬起时男人才看清她手上的东西,大概长十几厘米的刀片。沾着鲜血,在月光下闪着森冷的光。女人一言不发,然后传来了切割肉体的声音,好像是在肢解。过了大概五分钟,女人突然起身走开了,剩下面前一滩肉泥,萦绕着只有男人才能看到的黑气。脚步声渐渐又回来了,女人提着一个木箱子,直接放在了地上,然后,把肢解的尸体,一段一段塞了进去。手在尸体中搅动的声音,有些恶心,空气有些令人发冷。街上传来树木的沙沙声,夜风起了,在街上狂乱的卷着,卷进小巷里发出像是人死前一般痛苦的哭嚎。木箱并不大,女人却很快装好了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麻袋,把箱子放了进去。紧接着传来了衣服撕裂的声音,女人把自己身上已经撕破的衣服脱下,显露出里面的校服,好像是擦了擦什么,然后也一并塞进了箱子里。
这不是也能很有趣嘛……女人低着头,一言不发的抱着箱子朝巷子外走去,男人饶有趣味的看着她,走到男人面前时,女人突然停了。微微抬起了头,月光照射在她脸上,露出一双沉静的蓝色眸子。女人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眼前的虚空,然后就离开了。脚步声渐渐消失了,月光把男人的身形从阴影处照射出来。
什么嘛,还以为会是什么样子的,没想到,就只有一双死鱼般的眼睛啊……啧。真是无趣。男人抬脚向巷子内走去,出了空气中还能隐约闻到的血腥味,这里干净得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。男人把镰刀一挥,黑烟从四处飘出来,聚集在他的面前。“走吧。”然后就消失在了原地。

【zr】情人节(zack视角)2

(一起发竟然发不出来...lof你够了😂)

离情人节还有一天

唔...现在是什么时候啊…zack看了一眼闹钟,好像才四点过。昨天真是惊悚啊,一醒来自己竟然抱了个熊!!!不过看样子,这家伙今天好像还没出去啊…zack低头看了看怀里的ray,真是的,到底干嘛去了啊!头发也已经这么长了啊…说起来,从那里逃出来,也快要两年了吧。多亏了她,就算现在再看见幸福的表情,也只是有点恶心了...这家伙明明还这么小,为什么比我还像个大人啊!zack忍不住伸手戳了戳ray的脸。嗯,脸还是一样小小的,不过这家伙的表情比起大楼里好了真是太多了,果然是眼神的问题吗…zack凝视着ray的眼睛,虽然对方依旧睡着。
真的...其实很漂亮啊…如果现在能再看看就好了……
仿佛像是听见了zack的心声,ray的眼睛真的睁开了,但显然,刚醒的她还有些迷糊。“zack?”“嗯。”她愣了一下,“那我继续睡了啊。”说完就又把眼睛闭上了。
......这家伙...算了,还是继续睡吧。窗帘被风扬起,点亮了zack嘴角的那一抹弧度。

今天老人有事,下午才能回来。zack坐在桌子旁面前摊着几张白纸。啊...好烦啊…认识了不就行了吗…为什么一定要会写啊!!!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屋外在洗衣服的ray,算了,还是写吧…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啊…但是城西那边都问过了,没有旧的音乐盒啊…明天去城东看看吧,大不了去垃圾场翻一下。话说情人节怎么写的来着?是vala还是vale啊...无意识地在纸上划下痕迹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纸的右下角已经写满了。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在干什么啊!还是赶快把全部都糊掉吧,被说...就被说吧!
“zack,不能在白纸上乱画啊,要好好写字。”屋外传来ray的声音,“我知道了!”手上的笔略微一顿,然后放慢了速度,等了一会儿,zack抬头望了一眼,ray正低着头,然后加快了手中的速度。
过了一会儿,zack低头看了看右下角的一大块黑疤—应该...不会被发现吧……

情人节当天

穿好衣服走出房门,ray已经坐在桌边了,而她对面的桌上又放着一杯牛奶。牛奶啊... ... ...zack皱了皱眉,算了,今天还有去城东呢。一狠心,端起来一饮而尽。“ray,我出去了!”砰!
不管屋内的ray究竟是什么表情,zack已然站在了门口。城东,有些远啊…微眯着眼睛辨认了一下方向,zack果断的出发了。刚走了几步,感觉右边衣角那里有什么东西。是硬币忘记拿出来了吗?zack站在树荫处,伸手掏了掏衣兜,没有啊?那是什么东西啊?zack又伸手拍了拍衣兜,微硬的触感告诉他这不是幻觉。他把衣角翻了过来,有一片黑色的布片显然不是这衣服本身带的东西。好像是有人缝上去的...是ray吗……小心的把布片从衣服下扯下来,有什么东西掉在了zack的手心里。
略微有些呆滞地看着手里的东西,这下他可以确定是ray了。一根红绳拴着的镰刀,躺在zack的手心里。什么嘛……要送东西直接给我不就好了?那我也要抓紧了。直接把项链戴上,zack的步伐越发快了。

“请问您有旧的音乐盒吗?”“没有。”“请问您有旧的音乐盒吗?”“没有。”“请问您...”“没有。”砰!什么嘛,都没有啊…已经是正午了,阳光有些刺眼。抬头看了看天,zack戴上了兜帽,径直离开了。
那还是去垃圾场看看吧…垃圾场离城东很近,很快,他就到了。烈日当空,垃圾场的味道越发难闻,zack略微打量了一下,丝毫没有犹豫直接翻了起来。这里也没有,那里呢?虽然zack很高,但是在垃圾堆的映衬下,仍旧显得渺小。汗水慢慢浸湿了衣服,一滴一滴打在地上。指间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,zack抬起手,划破了,绷带的缝隙中渗出鲜血。他只是看了一眼,用绷带胡乱的擦擦然后又继续翻找起来。太阳一点点西沉,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一直找着,速度丝毫没有降下来,除了周围的光线变弱了,地上连水渍都没留下。他身后的影子同他一起找着,渐渐在地上晕开了。
什么啊…到处都没有啊...找完最后一处,zack沉默的坐在一处角落,指尖的绷带变成了黑褐色,分不清是泥土还是血迹。时间也差不多了啊,那还是回去吧…希望她不要嫌弃吧……男人站起身,默默的离开了,影子在身后拖的很长,空气中只承载着他一个人的脚步声。
回家后,ray还没回来,直接洗了个澡。zack把音乐盒藏好,身上仍旧带着那条项链。去随便捣鼓吃了点东西,没事干干脆把电视打开。不多时,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。“回来啦!”zack坐在沙发上,略微一回头。“嗯。”“饭我已经吃过了,给你留了一些在桌子上。”“嗯。”zack...”“嗯?”他没有再回头,感觉到ray的欲言又止,他静静地等着她说出来,“没什么...”然后传来轻微的餐具碰撞的声响,过了一会儿,“我去睡了。”然后是收拾餐具的声响,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吗?zack看着ray明显有些低落的背影,略微有些好笑。
再看了一会儿电视,zack把电视关了也进了房间。ray躺在床上,背对着他。什么啊…生气了吗……不过应该是自己不告诉我的吧,生什么闷气啊…把被子掀开,zack躺了进去,ray依旧还背对着他,他就这样从后面看着她的头发。过了大概五分钟,ray依旧没动静。
“唉...”算了。zack伸手直接蒙住了ray的眼睛,“zack?”“你这小鬼还真是一点都不坦率啊。”感觉到ray好像愣住了,“嗯?”仿佛是恶作剧一般,zack凑到ray的耳边,“情人节快乐,ray。”从身后拿出了音乐盒,然后松开了她的眼睛,果然,她立马转了过来。
然后,看见眼前的音乐盒直接愣住了。
zack脸上扬起一抹得逞的笑,静静地看着她,等她反应。
“...是zack自己做的吗?”
“不然呢?”
ray的眼眶似乎渐渐变红了,她扬起头看向zack,却在下一秒就被拥住了。小鬼就是小鬼啊,zack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。
“真是的,你要是不喜欢...我就杀了你啊!”
“嗯。”
“嗯是什么啊嗯!”
“嗯。”
“...”
到这种地步了还是不坦率啊!算了,zack悄悄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指尖,还算挺值得的。但是,好歹也要回一句节日快乐吧?
“喂!好歹还是说句话吧…”
“很喜欢,只要是zack做的就最喜欢了。”然后就感觉到自己被抱住了,zack
微微愣了一下。装作很不满的说了一句,却等来了自己意想不到的答案。真是的,早说不就好了?!一边不满的想着一边把ray拥得更紧了,不想让少女发现自己的开心,zack把头埋进她的颈窝里。
我可是靠谱的成年男性啊!才不想第二天就被这小鬼嘲笑呢……什么“一句话就开心了真是幼稚”什么的...突然又想起ray刚刚的眼泪,算了...深吸了一口气,鼻尖传来的是ray身上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。
“那...这样不是很好吗…”
“嗯。”
已经不是杀人鬼了的杀人鬼先生,心满意足地抱着怀里的少女闭上了眼睛。
嘛...希望当她发现音乐盒不会响的时候不要嫌弃啊……




【写zack内心戏的时候超欢乐的啊!(除了emmmmm……)
因为是糖所以换了种方法发玻璃(?)...
那真的是音乐盒,只是不会响qwq
真的写的超开心,希望你们也看的开心吧。 七夕快乐!!!(⊙v⊙)】

【zr】情人节(zack视角)1

#qwq不要问我为什么zack这么长
#小学生文笔
#ooc严重请注意
#已经被ray调教得很好的zack出没qwq
#私设有,请避雷
#前篇请戳:
http://lnfwql.lofter.com/post/1f0af89d_ef2a24db
#祝食用愉快

离情人节还有一星期

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整洁的房间。盯着眼前略有些陌生的环境看了一会儿,zack的眼神才慢慢变得明晰起来。真是的,明明已经住了有一段时间,可还是有些不习惯啊...屋内的光线有些昏暗,天光被厚厚的窗帘阻隔,风从角落卷进来。ray的金发在这样的环境下格外显眼,zack微微侧过身,安静地注视了她一会儿,然后轻轻翻身下了床。
在胡乱地吃了几片面包解决掉了早餐以后,zack在门前最后检查了一遍是否带了钥匙,然后把门关上了。
木匠的房子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,一条笔直的大道,大约相隔不到700米。早晨7:30,天已经大亮了。zack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手上的绷带在略微升起的太阳撒下的阳光下,显得有些刺眼;他沉默了一下,把兜帽带上,然后利落的拐入了小巷。不论在日光多么强烈的时候,小巷总是显得昏暗。带着兜帽的男人,揣着兜,快步穿行着,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,在身后一步一趋。
本来10分钟就可以到的路程被硬生生延长成了两倍。zack在门前站了一会儿,把兜帽掀下进去了。

离情人节还有五天

几乎是同一时间,zack又来到了这扇门前。轻轻敲了几下,然后安静的等了一会儿,门便开了。zack是木匠的学徒,当时两人逃亡到这里之后,接受了很多人的帮助,尤其是木匠。木匠年纪大了,又没有孩子,两个月前zack问他是否能在他这里帮忙时,他欣然同意了。虽然zack说的是帮忙,但是依旧得到一份工资。
头发斑白的老人把zack迎了进去,屋内的空间并不是很大,墙壁上挂着一张全家福。“...早上好。”“早上好,zack。”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,zack跟在后面。老人的步子走的很慢,zack就这样安静的跟在他后面。
老人进了一间屋子,屋内有些还没做完的木质家具。虽然zack是新手,但是学的很快,老人一般就在他旁边看着他做,然后必要的时候说几句话。屋内只有一把椅子,zack把椅子移到一旁,然后拿了些器具直接坐在了地上。老人看了看椅子,没有开口,想起之前自己想直接给他们钱最后却被拒绝的事情后,最终还是坐了上去。
很快,房间里就只剩叮叮当当的敲击声了,“...喂,还有钉子吗?”没听到回复,敲击的声音一停下背后就传来了清浅的呼吸声。转过头去,老人已经睡着了。zack轻轻的出去了,进屋拿了一张薄被,恍惚间看见桌上的日历。还有五天了啊,情人节。做了那个东西很久了一直没有找到时机送啊...五天差不多也该完成了吧?
脚步微微顿了顿,然后一直通向了里面的房间。

离情人节还有三天

那家伙真的没有出去过吗???先不说前几天家里莫名其妙地多出来的牛奶,昨天问她时候感觉也不太对啊…她那么早出去干嘛呢???zack走在熟悉的小巷中,烦躁地踹开了一颗不起眼的石子,她到底干嘛去了啊啊啊!!!胡思乱想的时候,时间总是过的很快。zack今天倒是没有敲门,直接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门。屋内静悄悄的,看来老人还没有起床。zack下意识放慢了脚步,进了平常做家具的屋子,拿了点木板和工具就出去了。昨天已经告知老人自己第二天会来的早一点,但是略微思考了一会儿,zack还是拿上东西出去了。快步在小巷里找了一个角落,然后就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木板、钉子、锤子...zack沉默了一下,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,一个看上去像是音乐盒的半成品。嗯,最后还差两块就可以完工了…但是...要怎样才能让音乐盒发声啊?算了,今天去问一下那谁吧…锤子的碰撞声在小巷里响起,天伴着声响,一步一步越发明亮了。
工作做完了,估摸着老人已经起来了的zack,又回到了屋子前。再一次打开了门,果不其然,老人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他了。zack把钥匙递了过去,老人给他到过早安后,收下钥匙就朝里面走。“爷...老、老爷子,”“嗯?”“那个...音乐盒是怎么发声的啊?”“那个啊…有点复杂,怎么了,为什么突然问这个?”“嗯...想送别人东西。”
“短时间内应该是学不会的,你明天可以去镇上问问谁有旧的,问别人能不能给你,然后交给我我帮你拼装吧。”“好的,谢谢。”老人脸上的皱纹更深了,然后两人进了房间。